亚博网页登陆

  • 首頁
  • 亦弘視野
  • 教授觀點
教授觀點 同學分享 微課堂 推薦閱讀
師說 | 梁貴柏:創新藥研發-從產品思維到科研思維
發布時間:2021-02-22 點擊次數:611 作者:梁貴柏



梁貴柏博士是學院“藥物研發策略與管理專業能力培養項目”的課程主席,其在藥物研發管理領域具有豐富經驗與工作閱歷。梁博士在課堂授課中循循善誘、旁征博引,常常以問題引發同學們思考科學真理與制藥人工作的價值所在。

 

新春伊始,梁博士寄語亦弘學子,分享有關新藥研發的思考與實踐。

 

梁貴柏 博士

上海偕怡生物醫藥公司首席科學家/獨立撰稿人

藥物研發管理專業能力培養項目課程主席

 
梁貴柏博士在新藥研發領域,尤其是在先導化合物的發現、設計和優化,計算機輔助藥物設計,臨床藥物的推薦以及有機合成等領域都做出過重要的貢獻。1994年起在默沙東實驗室藥物化學部擔任資深化學研究員,先后參與了多個不同階段的新藥研發項目,其中包括獲得巨大成功的2型糖尿病新藥——西格列汀的研發,并發表了多篇學術論文與發明專利;2009年調任默克實驗室的對外合作研發部,任項目合作主管,負責默沙東與中國、印度等國CRO公司合作的新藥研發項目。2012年加入藥明康德擔任藥物化學執行主任,先后負責整合型項目的業務開發與管理以及公司駐美人員的運營;現為上海偕怡生物醫藥公司首席科學家/獨立撰稿人,《研發客》專欄作家;著作《新藥的故事》和《新藥的故事2》。
 


 
 

各位同學:大家好!

 

在亦弘的課堂里跟制藥界的同行們一起討論新藥研發已經有好幾年了,每年都有新的收獲。

 

有朋友問我:你這么一年一年地“炒冷飯”,不會無聊嗎?首先,新藥研發絕對是“有聊”的,有太多太多的東西可以聊。正因為如此,我每年都會根據上一班同學的反饋意見,撤換一些舊的內容,添加一些新的材料,比如在剛剛過去的2020年的課上,我就加進了自己對新冠病毒和疫情的一些思考。不見得有什么突破性的建議,而是希望拋磚引玉,啟發同學們在更深的程度上,在更廣的領域里,積極地去思考這個關系著全人類健康的大問題。

 

在我看來,眼下中國的生物醫藥圈子里,埋頭干事的人不少,但潛心思考的人還不夠多。

 

就拿腫瘤免疫藥物PD-1的研發現狀來說,從投資機構到創業公司,大家一起擼起袖子、甩開膀子大干快上,于是我們有了大量的資金投入,支持著數不清的PD-1研發項目。但是只要大家稍微靜下心來想一想就會知道,PD-1的市場再大也不可能支持這么多同靶點的創新藥物,況且還有個先來后到,K藥和O藥占據80%全球市場的情形在它們的專利到期之前恐怕是很難撼動的(詳見《》),而它們專利到期之后的“生物類似藥”一上市,就更沒有創新的PD-1什么事了。

 

接下來(其實已經開始了),一定是你低我更賤的價格戰,活生生地把創新藥企賴以生存和支持研發新藥所必須的市場價格壓低到了不可持續的白菜價。看上去患者在短時間內是獲益的,但是你想一想,誰更原意降價?如果發生了“劣藥驅逐良藥”,真正獲益的是什么人?更重要的是,如果藥企都不再研發新藥,都來一起摻和著打價格戰,誰還有資源、有動力去研發創新藥?最終受害的還是患者,受損的是人類的健康。

 

我跟圈子里的很多人都談過這個問題,每個人對這個現象好像都有所認識,但是同時又十分無奈,該干啥還是干啥。這種相當普遍的、“趨同”的思維方式在我們的文化中有很深的根基,一時半會是改不了的。前些年的“共享單車現象”就是同樣的思維方式在不同領域里的表現,都會造成社會資源的巨大浪費。

 

眼下制藥領域里的兩個熱點:ADC和PROTAC,在中國很快(如果還沒有的話)又都將進入之前PD-1的狀態了。

 

任何一個新的熱點出現,一定會伴隨著相應的“泡沫”,這本身不一定是壞事,因為泡沫能帶來希望,帶來活力,最重要是能帶來資源,可以最快速度地實現成果轉化。但是,如果完全沒有了“冷靜思考”帶來的制衡,“一地雞毛”就在所難免了。

 

ADC是早在1980年代就出現了的想法,一直不溫不火的,也沒有成果轉化的重磅大藥。這幾年ADC突然“火”起來了,大家思考過以前為啥不溫不火嗎?而現在的“躥紅“又是基于哪些方面的重要突破?這些突破是否有普遍性?是否可以推廣到類似的靶點?如果這些問題沒有想清楚,僅僅是因為別人有了一個成功案例,所以我就趕緊照著做,那你基本上還停留在做仿制藥的模式,是產品思維。

 

我一直認為,中國的制藥業想要完成升級轉型,從藥物的生產大國(已經差不多了)上升為以創新藥研發為主的制藥強國(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我們必須切換到做科研的思維模式。我們必須多問幾個為什么,從看似不相關的臨床或實驗現象中看到別人沒有看到的關聯性,提出可以證偽的假設,隨后在自己的研發過程加以驗證,獲得屬于自己的知識,從而研發出能滿足未被滿足的醫療需求的新藥。只有能解除病人目前沒其他辦法解除的病痛,才是創新,才應該獲得社會應有的回報。

 

前幾天,德國Merck一項非常值得期待的臨床試驗失敗了,那是一項聯合用藥與如日中天的K藥的“頭對頭”試驗,不確定性和風險遠遠超出一般臨床試驗,失敗不是一個小概率事件。但是消息傳出,制藥圈子里還是一片唏噓,同時也開始唱衰國內眾多的“快速跟進項目”。

 

如果這些“快速跟進的項目”的立項依據僅僅是因為“德國Merck敢跟K藥頭對頭,一定有他的道理,所以我們應該快速跟進”,那么現在領跑者跌倒了,我們應該一哄而散,還是前赴后繼?如果你立項時已經想清楚了德國Merck“頭對頭”的道理,并且也認同,那么你現在的問題應該是:從科學的角度,這個臨床試驗的(失敗)結果到底告訴了我們什么?然后才是商業的決定。

 

我以前就說過,這里再重復一遍:創新藥研發是做科研,不是做產品。如果你把科研做好了,產品就隨之而來了。基礎生命科學研究對于新藥研發有著不可替代的推動作用,中國要想成為創新藥的強國,基礎生命科學研究整體水平的提高是必不可少的前提。

 

2021年,非常期待在亦弘的課堂里,跟你們繼續討論新藥研發……

 

 

相關閱讀:
師說 | 梁貴柏博士:當前中國新藥研發的理性回歸
師說 | 梁貴柏:為患者制藥,尋找新藥研發的突破口

 
 
 
敬請持續關注亞博手機版網頁登陸藥物研發策略與管理專業能力培養項目!


 
分享:
亚博网站登陆 亚博网站登陆 亚博网站登陆 亚博网站登陆 亚博网站登陆